大多数人都是依靠他们的劳动收入来维持生活水平,并且许多人在工作中获得了个人的成就感。但失去工作就意味着现期生活水平降低,对未来的担忧以及自尊心受到伤害。因此,失业对个人而言绝非好事。在国家层面,一国生活水平明显的决定因素,是它正常情况下所存在的失业量。那些想工作但又找不到工作的人,对经济中物品与劳务的生产没有做出贡献。虽然某种程度的失业在一个有成千上万家企业和数百万工人的复杂经济中是不可避免的,但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国家,失业量差别很大,当一国尽可能使其工人充分就业时,它所达到的GDP要远高于使许多工人赋闲在家的情况。

失业问题通常分为两类:长期失业问题与短期失业问题。经济的自然失业率,是指经济中正常情况下存在的失业量。周期性失业,则是指失业量围绕自然失业率逐年波动,它与经济活动的短期上升与下降密切相关。本部分我们先从失业的相关事实开始,然后转向经济中总是存在失业的原因及决策者可以帮助失业者的方式。

2.2.1 失业的确认

政府的统计部门在统计失业量时,把本国的成年人分为三个类别:

第一类就业者。这类人包括为得到报酬而工作的人,在企业里工作且得到报酬的人,以及在家族企业里工作但拿不到报酬的人。无论全职工作,还是部分时间工作的工人都计算在内。

第二类失业者。这类人包括能够工作且在之前4周内努力找工作但没有找到工作的人,还包括被解聘,正在等待重新被招回工作岗位的人。

第三类非劳动力。这类人包括不属于前两个类别的人,如全日制学生、家务劳动者和退休人员。

统计局把劳动力定义为就业者和失业者之和:

劳动力=就业者人数+失业者人数

自然失业率,指充分就业下的失业率,即是一个不会造成通货膨胀的失业率。 从整个经济看来,任何时候都会有一些正在寻找工作的人,经济学家把在这种情况下的失业称为自然失业率,所以,经济学家对自然失业率的定义,有时被称作"充分就业状态下的失业率",有时也被称作无加速通货膨胀下的失业率。失业率高于自然失业率时,工资有下降压力;失业率低于自然失业率时,工资有上升压力。失业率对自然失业率的背离,被称为周期性失业。

在一个理想的劳动市场中,工资的调整会使劳动的供给量和需求量平衡,这种工资的调整将保证所有工人总是充分就业的。但是,现实与理想并不一致。甚至在经济运行良好时,也总有一些工人没有工作。换句话说,失业率从未降到零,相反,失业率总是围绕着自然失业率波动。为理解这种自然失业率,我们首先解释长期失业中的四种方法。

摩擦性失业通常用于解释较短的失业维持时间,指的是因季节性或技术性原因而引起的失业。由于经济在调整过程中,或者由于资源配置比例失调等原因,使一些人需要在不同的工作中转移,使一些人等待转业而产生的失业现象。

周期性失业是指经济周期波动所造成的失业,即经济周期中的衰退或萧条时,因需求下降而导致的失业,当经济中的总需求减少降低了总产出时,会引起整个经济体系的普遍失业。经济周期中衰退或萧条时,因社会总需求下降而造成的失业。当经济发展处于一个周期中的衰退期时,社会总需求不足,因而厂商的生产规模也缩小,从而导致较为普遍的失业现象。周期性失业对于不同行业的影响是不同的,一般来说,需求的收入弹性越大的行业,周期性失业的影响越严重。

技术性失业是在生产过程中引进先进技术代替人力,以及改善生产方法和管理而造成的失业。从两个角度观察,从长远角度,劳动力的供求总水平不因技术进步而受到影响;从短期看,先进的技术、生产力和完善的经营管理,以及生产率的提高,必然会取代一部分劳动力,从而使一部分人失业。

隐藏性失业是指表面上有工作,但实际上对产出并没有做出贡献的人,即有“职”无“工”的人,也就是说,这些工作人员的边际生产力为零。当经济中减少就业人员而产出水平没有下降时,即存在着隐藏性失业。美国着名经济学家阿瑟·刘易斯曾指出,发展中国家的农业部门存在着严重的隐藏性失业。

对于我国,这四种失业是时刻都存在的。并且未来的一二十年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大量的农村富余劳动力要转移到城镇就业,城镇新增的适龄就业人员也有较大的就业需要,这就使得我国在未来这一二十年内面临着较大的就业压力,就业问题是我国政府宏观经济政策要解决的最主要问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