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国经济运行中,我们最关注的两个经济状况是通货膨胀和失业。这两个经济指标是如何相关的呢?

在长期中,失业率取决于劳动市场的各种特点,例如最低工资法、工会的市场势力、效率工资的作用以及寻找工作的有效性。与此不同,通货膨胀率主要取决于由中央银行控制的货币供给的增长。因此,在长期中,通货膨胀和失业基本是一个互不相关的问题。

但在短期中,情况却正好相反。在短期中,政府需要面临通货膨胀和失业的权衡取舍。如果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决策者扩大总需求,并使经济沿着短期总供给曲线向上移,则可以在短期中扩大产量并减少失业,但这仅仅是以更迅速的物价水平上升为代价。如果决策者紧缩总需求,并使经济沿着短期总供给曲线向下移动,则可以降低通货膨胀,但这仅仅是以暂时的低产量和高失业为代价。在本章,我们要更深入地考察这种权衡取舍,讨论为什么通货膨胀与失业之间的权衡取舍在短期中成立,而在长时间中并不成立,以及它向经济决策者们提出了什么。

2.3.1 菲利普斯曲线

菲利普斯曲线,是一条表示通货膨胀与失业之间短期权衡取舍的曲线。1958年,经济学家菲利普斯在英国杂志《经济学》上发表一篇文章,说明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之间的负相关关系。在两年后,萨缪尔森和索洛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上的文章“反通货膨胀政策的分析”中,首次把失业和通货膨胀之间的负相关关系称为菲利普斯曲线。正如萨缪尔森和索洛的文章题目所表明的,他们关心菲利普斯曲线是因为他们相信这对决策者是一个重要的决定,通过改变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影响总需求,决策者可以选择菲利普斯曲线上的任意一点。

总需求与总供给模型为菲利普斯曲线所描述的所有各种可能性结果提供了一个简单的解释。菲利普斯曲线说明了,短期中出现的通货膨胀与失业的组合是由于总需求曲线的移动,使经济沿着短期总供给曲线变动。在短期中,物品与劳务总需求的增加,引起产量增加、物价总水平上升。产量越多,意味着就业机会越多,从而失业率就越低。此外,高物价水平会转变为高通货膨胀率,因此,总需求变动在短期中使通货膨胀和失业反方向变动,这正是菲利普斯曲线所表示的一种关系。

为了说明这种关系,我们将会举例说明这是如何发生的。为了使数字简化,设想物价水平(例如,用消费物价指数衡量)在2020年等于100。下图表明由于总需求的力量在2021年可能出现的两种结果,一种结果是在总需求高时出现的,另一种结果是在总需求低时出现的。其中,图2-1用总需求与总供给模型表示这两种结果;图2-2用菲利普斯曲线表示同样的两种结果。

图2-1显示了2021年产量和物价水平发生的变动。如果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较低,那么经济就有结果A:经济生产的产量为15000,而物价水平位102。相比之下,如果总需求较高,经济就有结果B:产量是16000,而物价水平是106。这就可以得出结论:较高的总需求使经济在较高产量和较高物价水平时,达到均衡。

图2-2则显示了这两种可能的结果对失业和通货膨胀的影响。当企业生产更多的物品与劳务时,它们需要更多工人,所以在B点时的失业低于结果A。在这个例子中,当产量从15000增加到16000时,失业率从7%下降到4%。而且,因为B点的物价水平高于A点时的物价水平,所以通货膨胀率也高。特别是,由于2020年的物价水平是100,所以A点的通货膨胀率是2%,而B点的通货膨胀率则为6%。因此,我们既可以根据产量和物价水平(用总需求与总供给模型),也可以根据失业和通货膨胀(用菲利普斯曲线)来比较这两种结果。

因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总可以使总需求曲线移动,所以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可以使经济沿着菲利普斯曲线移动。货币供给增加、政府支出增加或税收都扩大了总需求,并使经济移动到菲利普斯曲线上低失业和高通货膨胀的一点上。与此相反,货币供应减少、政府支出减少或增加税收都紧缩了总需求,并使经济移动到菲利普斯曲线上低通货膨胀和高失业的一点上。从这种意义上说,菲利普斯曲线向决策者提供了一系列通货膨胀与失业的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