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储蓄和投资

由于资本是被生产出来的生产要素,因此对整个社会来说,是刻意去改变它所拥有的资本数量。随着经济生产出大量的新资本品,那么他就拥有了更为巨大的资本量,并且能够利用这些资本品去生产更多的物品与劳务。因此,为了提高未来的生产率,一种方法是将更多的现在的资源投资于资本的生产过程。

由于资源是具有稀缺性的,把更多的资源投放于资本生产之中,就会导致较少的资源用于生产其消费的物品与劳务。换句话说,社会中更多的资源投资于资本,就一定会少消费,并且把更多现在的收入储蓄起来。因为这种做法会享有未来更多的消费,以牺牲现在的收益作为代价,它要社会牺牲现期物品与劳务的消费作为代价。

二、收益递减和追赶效应

我们假设,一个政府实施了一种能够提高国民储备率的政策——也就是提高用于储备而不是消费的GDP百分比。这样,随着一国储蓄的不断增加,用于生产消费的物品资源就随之减少了,而更多的资源可用于生产资本品。导致的结果是,资本存量增加了,这就使得生产率提高,而且GDP有了更快的增长。

但是,生产过程的传统观点是,资本会受到所谓收益递减的制约,即随着资本存量的不断增加,由增加的一单位资本生产的额外产量减少。换言之,当工人们已经利用大量的资本存量生产物品与劳务时,再增加以单位资本,从而提高的生产率是极小的。

正是由于收益递减的存在,储蓄率增加所导致的高增长仅仅是暂时的。即使高储蓄率的资本积累更多,但是从资本中得到的收益却会越来越少,所以增长会放慢。在长期中,高的储蓄率引起的高水平的生产率和收入,但在这些变量中并没有高增长。

资本的收益递减规律还代表着另外一层含义:在其他的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如果一个国家在开始的时候是比较穷的,那么它就更容易实现较快的增长。像这样,初始的情况对之后的增长有影响时,被称为追赶效应(catch-up effect)。在贫穷的国家中,工人们可能缺乏最基本的生产工具,所以他们的生产率极低。一旦有少量的资本投入,便会很大程度上提高他们的生产率。而与此相反的是,如果一个国家在初始状况下较为富有,他们的工人利用大量资本进行工作,这解释了他们相对较高的生产率。但是,由于每个工人的资本量已经达到这样的高水平,所以在增加资本的投入时,对生产率提高的贡献是很小的。

三、来自国外的投资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说明了目的在于增加一国储蓄率的政策怎样使得投资得以增加,从而使得长期的经济增长率提高。但是,国内居民的储蓄并不是投资于新资本的唯一方法,外国人的投资便是另一种方法。

来自国外的投资,具有几种不同的形式。由外国实体拥有并经营的资本投资,被称为外国直接投资。另一个方式是,用外国货币筹资,但是由国内居民经营的投资,成为外国有价证券投资。

因此,来自国外的投资对于经济发展的所有衡量指标的影响并不是相同的。就如之前所说,国内生产总值(GDP)是本国公民和非本国公民在国内赚取的收入,而国民生产总值(GNP)是一国公民在国内外赚到的收入。比如,当福特公司在中国开办他的汽车工厂时,工厂所产生一些收入并不会属于生活在中国的人。因此,在中国的国外投资所增加的中国人的收入(用GNP衡量)会小于在中国增加的生产(用GDP衡量)。

另外,利用来自国外的投资,也是一国增长的一种方法。即便这种投资所产生的一部分收益会流回外国所有者的手中,但是这种投资也增加了一国的资本存量,使得该国具有更高的生产率以及更高的工资水平。同时,来自国外的投资也是使得先进生产技术由富国向穷国转移的一种方式。正是由于这些原因的存在,在许多并不发达的国家总是提倡来自外国投资的政策。这一般意味着取消政府对外国人拥有国内资本的限制。

四、教育

教育——也被称作人力资本投资——对于一个国家的长期经济繁荣来说,是和物质资本的投资同样重要的。在人力资本特别稀缺的欠发达的国家,受过教育的工人们与未受过教育的工人们相比,他们之间的工资差距是很大的。所以,政府通常都会提供更好的学校来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并且鼓励人们利用这些学校进行学习。

人力资本投资与物质资本的投资同样是具有机会成本的。当一个学生在上学过程中,他就放弃了可以去上班所赚到的收入。在相对不发达的国家,虽然学校教育的收益是非常高的,但是儿童往往会在很小的年龄便退学了,这是因为他们需要挣钱来养家煳口。

有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人力资本对于经济增长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人力资本带来所谓的正外部性。外部性,是一个人的行为对旁观者福利的影响。比如,一个接受过教育的人会产生一些生产物品与劳务的新思想。如果这些新的思想能够被整个社会所熟知,而且让每一个人都可以利用,那么这些思想就是教育的外部收益。这样一来,学校教育给社会带来的收益,就会远远大于个人收益。这就证明了我们所知道的以公共教育的形式,用大量人力资本投资进行补贴的正确性。

对于一些穷国来说,他们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人才的外流——很多受过最高教育的工人移民到富国,他们在这些国家可以享有更高的生活水平。如果人力资本是由正外部性的,那么当发生这种人才外流的现象出现时,就会使那些留下来的人比未发生人才外流的时候,更加贫穷。

五、健康与营养

虽然人力资本这个术语通常是用来指教育的,但是它也可以来描述另外一种类型的对人的投资:使人口更健康的支出。在其它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更加健康的工人具有更高的生产率。所以,对于人口的健康进行正确的投资,是一国提高生产率和使得生活水平得到改善的一种有效的方法。

另外,健康和财富之间的因果关系是双向的。穷国之所以会贫穷,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人们不健康,而人们的不健康又导致了他们的贫穷,因为他们负担不起他们的营养和医疗费用。这就产生了一个恶性的循环。但是,相反的,如果一个国家进入了良性循环,即经济的更快发展自然地便会改善人们的健康状况,而正因为人们更加健康,促使了经济的进一步增长。

六、产权和政治稳定

通常,决策者们能够加快经济增长的另一种方法,是保护产权和促进政治的稳定。同时,这个问题也正是市场经济如何运行的核心问题所在。

在市场经济中,不断地生产会产生千百万个个人与企业之间的相互交易。比如,当一个人买一辆汽车时,这个人便购买了汽车中间商、汽车制造商、钢铁公司、铁矿公司等的产出。这种生产分别在很多行业进行的情况,就是经济的生产要素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有效利用。那么,为了得到这种井然有序的效果,经济就必须要对这些企业间,以及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交易进行协调。在市场经济中,通过市场价格实现协调。换句话说,在市场中存在着这样一只看不见的手,也就是市场价格,它被用来当作使组成经济的成千上万个市场实体实现供求平衡的工具。

经济中广泛尊重产权,是价格制度之所以会发生作用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前提。产权,是指人们对自己拥有的资源行使权力的能力。对于发达国家的人们来说,他们往往把产权视为理所当然的,而对那些生活在并不发达的国家的人民来说,产权的缺乏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在许多国家中,司法制度并不能很好的运行。比如,合同并没有得到实施,而且欺诈行为往往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对产权的威胁之一,便是政治的不稳定性。当革命和政变频发时,产权在未来是否会得到尊重,是具有不确定性的。如果一个发生革命的政府没收了一些企业的资本,国内居民就很少会有储蓄、投资以及新办企业的积极性了。同时,外国人也很少有在该国投资的欲望了。所以,革命性巨变的威胁很有可能会降低一国的整体生活水平。

七、自由贸易

在今天,大多数的经济学家认为,穷国实行与世界经济融为一体的外向型政策,会使国内的经济状况变好。也就是说,物品和劳务的国际贸易,能够改善一国公民的经济福利状况。从某些方面而言,贸易可以看作是一种技术。例如,当一个国家出口小麦并且进口纺织品时,该国就如同发明了一种把小麦变为纺织品的技术,从而从中获益。所以,在取消了贸易限制的国家,将会经历重大技术进步,使得经济出现急剧的增长。

八、研究与开发

技术知识的进步,使得今天的生活水平要高于几个世纪前的生活水平。电脑、电话、内燃机、晶体管的出现,是提高生产物品与劳务能力的成千上万个创新中的一些科技进步。

即使大多数的技术进步是来自企业和个人发明家所进行的具有私密性的研究,但是在这之中也是由政府对这些研究的大力支持。在很大程度上,知识是公共物品:当某个人发现了一种新的思想,那么这个思想就进入了社会的知识宝库,从而使得其他人可以免费使用。正如政府在提供国防这类公共物品上所起的所用一样,在鼓励新技术的研究和开发方面,政府也同样应该起作用。

政府政策借以鼓励研究的一种方法,是对研究和开发活动进行资助,或者用减税来鼓励企业从事研究与开发。另外一种方式,则是通过专利制度来实现的。当一个人或者一个企业发明了一种新的产品时,如果这个产品被认定为是具有原创性的,那么政府就会授予专利,从而使发明者对他的发明在规定年限内具有排他性的生产权利。在本质上来说,专利权利给予发明者的是对发明的产权,这就把他的新思想从公共物品变成了私人物品。因为发明者从其发明中可以获得利润,虽然只是暂时性的,但是专利制度的确激励着企业和个人从事研究。

九、人口增长

中国之所以在世界经济中起着日趋重要的作用,其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人口众多,因为人口意味着生产物品和劳务的工人多。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人口多也意味着消费物品与劳务的人多。因此,尽管人口众多意味着物品与劳务的总产出更多,但是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普通公民的生活水平会得到提高。

在这些较为明显的人口规模影响之外,人口增长与其他生产要素之间,存在着更为微妙而且引起更多争议的方式在相互作用着。

导致自然资源紧张。英国牧师和早期经济思想家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曾认为,不断增长的人口将会始终制约着社会养活自己的能力,最终的结果是人类注定要永远生活在贫穷的状况之中。然而,正像前面所说的,人类的创造力所提升的增长可以抵消人口增加所产生的影响。马尔萨斯从未想到过像农药、机械化农业设备、新作物品种以及其它各种技术的进步,会使每个农民可以养活越来越多的人。所以,即便要养活的人变多了,但是由于每个农民的生产率变得更高了,需要的农民反而越来越少了。

释放了资本存量。人口增长快,会降低每个工人的GDP,因为工人数量的急剧增长,会使资本存量被稀释的分摊。换句话说,当人口增长迅速时,每一位工人所拥有的资本就减少了。每个工人分摊的资本量的减少,便会降低生产率和人均GDP。

促进了技术进步。虽然迅速的人口增长会通过减少每个工人所拥有的资本量而使得经济繁荣得到抑制,但是这样的情况中也存在着一些利益。一些经济学家就提出,世界人口增长一直推动着技术进步和经济繁荣。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有更多的人,那么就会有更多科学家、发明家和工程师做出贡献,使技术得到进步。由此,每一个人都会通过这样的方式而受益。

2.5.4 长期增长的重要性

可以说,一国的生活水平的高低,取决于它生产物品与劳务的能力。如果想要促进生活水平的提高,那么决策者就应该把目标确定为通过增加生产要素的积累和保证这些要素能够做到最有效的运用,从而提高自己国家的生产能力。

被人们广泛认同的是,政府是可以通过维护产权和政治稳定的方式,来协助市场中那只看不见的手。但是争论较多的是,政府是不是应该确定并且补贴那些对技术进步极其重要的特定行业。毫无疑问的,这些问题才是有关经济学中最重要的。我们也应该对这些情况进行关注,并对其进行深入地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