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需求曲线向我们表明的是在任何一种既定的物价水平下,经济中的所有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如图2-6所示,总需求曲线是向右下方倾斜的。这就表明,在其它的影响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经济中的物价总水平下降时,便会使得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增加;相反的,当物价水平上升时,便会使得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下降。

图2-6

一、需求曲线向右下方倾斜的原因

一个经济中的GDP(我们用Y表示)是由消费(C)、投资(I)、政府购买(G)和净出口(NX)之和组成的

由这四个组成部分构成的GDP的每一部分,都会对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做出贡献。如果假设政府支出是由政策所固定的,那么其他支出的这三个组成部分——消费、投资和净出口——都是取决于经济情况的变动,特别受到物价水平的影响。因此,为了理解总需求曲线向右下方倾斜的原因,就必须要了解物价水平是如何影响消费、投资和净出口的物品与劳务需求量的。

物价水平与消费:财富效应。这里需要考虑一个人所持有的全部货币。这种货币的名义价值是一直固定的:也就是说,一块钱就是值一人民币。但是,一人民币的真实价值并不是固定的。因此,在物价水平发生下降时,一个人所拥有的人民币的价值上升了,这就增加了这个人的真实财富以及他所购买的物品与劳务的能力。

这就给予了我们对于总需求曲线向右下方倾斜的第一个原因。物价水平的下降使得货币的真实价值得到提升,并且使得消费者更加富有了,同时也就鼓励他可以更多地支出。消费者更多的支出,就意味着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变大了。相反的,物价水平如果上升,就会降低货币的真实价值,并且使消费者变穷,这样减少了消费者的支出,从而也就相应减少了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

物价水平与投资:利率效应。货币需求量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就是物价水平。物价水平越低,家庭为了购买他们所需要的物品与劳务而所要持有的货币就越少。因此,当物价水平下降时,家庭就会把一些钱借出去,从而达到减少货币持有量的目的。比如,家庭可能会用他的超额货币去购买有利息的债券,或者把这部分多出来的货币存入有利息的储蓄账户,那么银行便会用这部分资金进行更多的贷款活动。在这两种情况之下,由于家庭试图把自己的一些货币转换为有利息的资产,所以利率就下降了。

利率反过来又会影响对物品与劳务的支出。由于低利率,使得借款变得更加便宜,这就鼓励企业通过更多的借款进行借款投资,将这些钱投资于工厂和设备,也会鼓励家庭借更多的钱投资于新的住房。因此,较低的利率使得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增加。

这一过程就给我们提供了总需求曲线向右下方倾斜的第二个原因。物价水平的降低使得利率下降,鼓励更多的用于投资品的支出,从而使得对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增加。与此相反,物价水平的上升则提高了利率水平,从而抑制了投资的支出,并且降低了对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

物价水平与净出口:汇率效应。正如前面所说,如果一国的物价水平越低,那么他的利率也就越低。正是因为利率的走低,在这个国家中的投资者便会通过在国外投资而获得较高的收益。例如,当中国政府的债券的利率下降时,共同基金就会出售中国政府的债券,从而去购买其他国家的债券。当共同基金为了购买其他国家债券而试图把人民币兑换成其他货币时,这就增加了外汇市场上的人民币的供给。

要兑换为其他货币的人民币供给增加,就会引起人民币对这种外币的贬值。这就引起了真实利率——国内物品与外国物品的相对价格——的变动。正是由于每一人民币所能购买的外国的物品单位减少了,外国物品相对于本国物品就会变得更加昂贵了。

相对价格的变动反过来又会影响物品与劳务的支出,一方面会影响国内的,另一方面也会影响国外的。由于外国物品现在变得更加昂贵了,中国人从其他国家购买的东西就减少了,这就引起中国物品与劳务的进口减少。同时,由于中国物品相对变得便宜了,外国人从中国购买的东西就会变得多了。因此,中国的出口就增加了。净出口等于出口剪出口,所以这两种变动都会引起中国的净出口增加。这样,正是人民币的汇率下降,才引起了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的增加。

这种逻辑便提供了总需求曲线向右下方倾斜的第三个原因。当中国的物价水平下降的同时,中国的利率便会下降,人民币在外汇市场上的真实利率价值就下降了。这种贬值的出现,就刺激了中国的净出口,从而增加了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相反的,当中国的物价水平上升,并且引起中国的利率上升时,人民币的真实价值就会上升,这就会导致中国的进出口以及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的减少。

下面就对以上三个解释物价水平下降增加了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的原因做一个总结:

消费者更加富有了,这就刺激了消费品的需求;

利率下降,就刺激了投资品的需求;

通货贬值这,就刺激了净出口的需求量。

同样的,这三种效应也会起相反的作用:当物价水平上升时,财富的减少就会抑制消费的支出,高利率也会抑制投资的支出,而且通货升值也便抑制了净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