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需求曲线向右下方倾斜表明,物价水平的下降会增加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量。但是,很多其他的因素也会影响物价水平既定时的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当这些因素中的一种发生变动时,在每一物价水平的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就会相应发生了改变,总需求曲线就会发生移动。

我们可以根据不同的事件最直接影响总支出的那一个部分,将总需求曲线的移动进行分类。

消费变动引起的移动。假设中国人更加关注他们退休之后的生活,从而减少了他们的现期消费,由于物价水平是既定的,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就减少了,所以总需求曲线向左方移动。相反的,如果股市高涨使得人们更加富有,而且并不太关心储蓄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所引起的消费支出的增加意味着在物价水平不变之下,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增加了。因此,总需求曲线就会向右移动。

可见,在物价水平既定的情况之下,任何一个改变人们消费多少的事件,都会使总需求曲线发生移动。具有这种效应的政策变量之一,就是税收水平。当政府进行减税时,它鼓励人们更多的支出,因此总需求曲线就会向右移动。当政府增税时,人们就会减少支出,因此总需求曲线便会向左移动。

投资变动引起的移动。任何一个改变企业在特定物价水平下想投资多少的事件,都会使总需求曲线产生移动。例如,电脑行业引进了计算能力更强的电脑,而且很多企业也决定投资于这种新的电脑。由于在物价水平既定的情况之下,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就会增加,所以总需求曲线就会向右移动。相反,如果企业对未来的经济形势不看好,那么他们就会减少投资的支出,这将使总需求曲线向左移动。

税收政策也会通过投资影响总需求。当投资税收优惠时,便会增加企业在利率既定时需求的投资品的数量。因此,投资税收优惠能够使总需求曲线向右移动。相反,投资税收优惠的取消将会减少投资,使得总需求曲线向左移动。

影响投资和总需求的另外一个政策,便是货币的供给。短期中,货币供给增加降低了利率水平,利率的下降便会导致借款成本的减少。借款成本减少又会增加投资的支出,使得总需求曲线向右移动。与此相反,货币供给的减少提高了利率,抑制了投资的支出,从而使总需求曲线向左移动。

政府购买变动引起的移动。通常,决策者们使总需求曲线移动的最直接的方法,便是通过政府购买。比如,政府决定减少新武器系统的购买,因为物价水平的既定,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就会减少,所以总需求曲线便会向左移动。相反,如果政府开始建设更多的公路,那么在物价水平既定的情况下,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便会增加,所以总需求曲线就会向右移动。

净出口变动引起的移动。在物价水平既定时,所有能够改变净出口的事件也会使总需求曲线发生移动。比如,当日本经济发生衰退时,它从中国购买的另外物品就会减少,这就使中国在每一物价水平上的净出口减少了,使中国的总需求曲线向左移动。当日本的经济开始复苏后,它又开始增加来自于中国的物品购买量,这就使得中国的总需求曲线向右移动。

在有的时候,净出口的变动是因为国际投机者的活动而引起的汇率变动。比如,假如这些投机者对外国经济失去信心,便会想要将一些财富转移到中国的经济中来。这样做的结果是,他们使外汇市场上的人民币价值上升。这样,人民币升值会使中国物品相对于外国的物品更加昂贵,这就会抑制中国的净出口,使得总需求曲线向左移动。相反的,引起人民币贬值的投机活动会刺激净出口的增长,使得总需求曲线向右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