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总需求移动的影响

我们假设,悲观的情绪笼罩了经济,许多人对未来失去了信心,并且改变了他们的计划。家庭推迟了重大购买并且削减了支出,企业则放弃了购买新的机器设备。

这种悲观的情绪对宏观经济有什么影响呢?在我们回答这个问题时,要遵循分析特定市场供给与需求时所要采用的三个步骤:第一步,确定这个事件是影响总需求,还是影响总供给;第二步,确定曲线是向哪一个方向移动的;第三步,用总需求和总供给图来展示和比较最初的均衡和新产生的均衡。另外,在分析上述这种情况时,我们还要增加第四步,必须跟踪新的短期均衡、新的长期均衡,以及它们之间的转变。

对于前两步来说,我们是很同意的。第一,忧郁悲观的情绪笼罩,会影响支出计划,所以它影响的是总需求曲线。第二,由于家庭和企业现在任何一种既定的物价水平时想要购买的物品与劳务的量会减少,所以这个情况会减少总的需求量。如图2-10所示。

图2-10

利用该图,我们可以继续完成第三个步骤:通过比较最初的均衡状况和新产生的均衡状况,我们便可以说明总需求减少带来的影响。在短期中,经济沿着最初的短期总供给曲线从A点移动到了B点。随着经济从A点移动到B点,产量便下降,而物价水平也下降了。产量水平的下降表明,经济处于衰退之中。虽然在上面的图中并没有反映出来,但是企业对低销售和低生产的反应时间,会减少就业。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讲,引起总需求移动的悲观主义是自我的实现,对未来的悲观引起收入下降和失业增加。

下面,我们进行第四步——从短期均衡到长期均衡的转变。因为总需求减少,物价水平便开始下降了。因此,物价水平低于在总需求突然减少之前人们的预期水平。尽管人们在短期中会感到惊讶,但是他们并不会一直这样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感受到了这种新的现实情况,预期物价水平也下降了。预期物价水平的下降,改变了工资、价格和感觉,这又使得短期总供给曲线发生了移动。比如,根据黏性工资理论,一旦工人和企业的预期物价水平逐渐下降到实际水平,他们就会开始接受名义工资的价格;劳动成本的减少鼓励企业雇用更多的工人,并在任何既定的物价水平时去扩大生产量。因此,预期物价水平的下降,使得短期总供给曲线向右移动。这样的移动使得经济接近于C点,那么新的总需求曲线与长期总供给曲线在这一点相交。

再定的长期均衡点相交于C点时,产量回到了其自然律。经济自动纠正了自己:即使决策者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长期中产量减少的情况也会得到逆转。尽管悲观的情绪已经减少了总需求量,但是大大降低的物价水平会大大抵消了总需求曲线移动所产生的影响,而且人们也会预期到这种新的低物价水平。所以,在长期中,总需求曲线的移动的影响是完全反映在物价水平上的,而根本没有反映在产量水平上。换句话说,总需求移动的长期效应其实是一种名义变动(物价水平下降),而并不是真实变动(产量相同)。

那么,当总需求突然减少时,决策者们应该做些什么呢?在前面的分析中,我们假定的是他们什么也没有做。但是,另一种可能是,只要经济进入了衰退,决策者们就可以采取相应的行动来增加总需求。正像我们在之前提到的,政府支出增加或者货币供给量的增加,都会使得在一种既定的物价水平时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得到增加,从而使得总需求曲线向右移动。如果决策者可以以足够快的速度采取足够准确的行动,他们就可以抵消总需求最开始的变动,使得总需求曲线回到原来的情况之下,并使得经济回到A点。如果政策是成功的,那么低产量和低就业的艰苦时期的长度就会得到缩短,其严重性也会减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