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总供给移动的影响

同样的,再次设想一个经济处于长期均衡之中。现在我们假设一些企业的生产成本由于某些原因突然增加了。比如,恶劣的天气毁掉了一些农作物,这将会导致商场食品产品的成本上升;或者,中东地区爆发了战争可能会中断原油的运输,这将使生产石油产品的成本上升。

为了更好的分析这种生产成本增加所产生的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我们遵循同样的四个步骤。第一步,哪一条曲线受到了影响?由于生产成本想象了供给物品与劳务的企业,所以生产成本的变动会改变总供给曲线的位置。第二部步,曲线向哪个方向变动?由于高生产成本使得销售产品与劳务变得不太有利可图,所以企业现在任何一种既定的物价水平时,供给量都会减少。因此,如图2-11所示,短期总供给曲线向左移动

图2-11

利用上图,我们可以进行第三步的分析——比较最初的均衡与新的均衡。在短期中,经济沿着现在的总需求曲线从A点移动到了B点。经济产量和物价水平则相应变化。由于经济在这个情况中,既经历了停滞(产量下降),又经历了通货膨胀(物价上升),所以这种情况被称为滞涨(stagflation)。

下面,考虑第四步——从短期均衡转变为长期均衡。根据黏性工资理论,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滞涨是如何影响名义工资的。企业和工人最初对预告的物价水平会做出提高他们物价水平预期的反应,并且确定更高的名义工资。在这种情况之下,企业的成本还会继续增加,而且短期总供给曲线还将进一步向左移动,这就会使得滞涨问题加剧。高的物价水平引起了高的工资,高工资又导致了更高的物价,这一显现有时被称为工资—物价螺旋式上升。

当这种情况达到某一点时,这种工资和物价的螺旋式上升就会放慢。低产能与低就业水平将会压低工人的工资,因为当失业率比较高时,工人的议价能力就会随之减小。当名义工资下降时,生产物品与劳务变得开始有利可图了,短期总供给曲线将会向右移动。当短期总供给曲线移回原来的水平时,物价水平下降了,而且产量也接近了其自然律。在长期中,经济又回到了开始的A点,总需求曲线与长期总供给曲线在这一点相交。

但是,这种回到最初的均衡状态的转变假设,在整个过程中总需求是没有变化的。在现实的世界中,是不存在这种情况的。决策者们会通过移动总需求曲线来抵消总供给曲线所带来的一些影响。图2-12就说明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在这种情况之下,政策的变动会使得总需求曲线向右移动——正好能够组织总供给移动对产量的影响。经济从A点移动到C点,产量仍然是其自然律,而物价水平则上升。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决策者抵消了总供给曲线移动所带来的影响。低效性政策为维持较高的产量和就业水平而接受了持久的高物价水平。

总之,关于总供给曲线移动的情况有两个比较重要的结论:

总供给移动会导致滞涨——衰退(产量减少)与通货膨胀(价格上升)的结合。

能够影响总需求的决策者可以通过制定政策来减缓对产量的不利影响,但是要以容忍通货膨胀作为其代价。

图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