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数效应的其它应用

由于乘数效应的存在,政府购买的1块钱所产生的总需求会大于一块钱。但是,乘数效应的作用并不仅仅局限于政府购买的变动。相反,它还适用于改变GDP任何一个组成部分——消费、投资、政府购买或净出口——支出的任何一个事件之中。

比如,假使国外的经济衰退时期对中国净出口的需求减少了200亿人民币。这种对中国物品与劳务支出的减少,就会降低中国的国民收入,这也将导致中国消费者支出的降低,其减少量会大于200亿人民币。

再来举一个例子,假如股票市场持续的增长增加了家庭的财富,并且刺激了他们支出200亿人民币用于物品与劳务的购买。那么,这种额外的消费支出增加了国民收入,国民收入的增加又会引起更多的消费支出,其增加量会大于200亿人民币。

在宏观经济学中,乘数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概念,因为它说明了经济可以把支出变动的影响扩大多少。消费、投资、政府购买或者净出口的一个较小的变动最终会对总需求产生较大的影响,由此来对经济中的物品与劳务施加较大的影响。

1.挤出效应

上面所介绍的乘数效应表明,如果政府从波音公司购买价值1500亿元人民币的飞机时,其引起的总需求的扩大必定是要大于1500亿人民币的。但是,还有一种效应是起相反作用的。当政府购买增加,从而刺激了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时,它也会使利率上升,这将会减少投资的支出,阻止总需求的增加。当财政扩张使得利率上升时,其所引起的总需求的减少,被称为挤出效应。

下面为了说明为什么会有挤出效应的发生,我们来考虑当政府向波音公司购买飞机时货币市场上所发生的变化。正像我们前面所讨论的,这种需求的增加会引起这家企业的员工和所有者的收入上升(由于乘数效应的存在,其他企业的员工和所有者的收入也随之增加)。随着收入的增加,家庭计划购买更多的物品与劳务,因此,就会选择流动性形式吃去更多的财富。换句话说,财政扩张会引起收入的增加,并且提高了货币的需求。

由于在政府购买的过程中,政府并没有改变货币的供给,所以垂直的供给曲线是保持不变的。当收入水平提高使得货币需求向右移动时,为了保持货币供求的平衡,利率必然会上升。

利率的上升又会减少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由于借款更加昂贵了,所以会对住房和企业投资品的需求减少了。这也就是说,当政府购买增加提高了对物品与劳务的需求量时,同时也会发生挤出效应来减少投资。这种挤出效应部分会抵消政府购买对总需求的影响。

总之,当政府增加1500亿人民币的购买时,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的增加可以大于或者小于1500亿人民币,这要取决于乘数效应和挤出效应的大小关系。乘数效应本身会引起总需求曲线移动大于1500亿人民币。但是,挤出效应使得总需求曲线向相反的方向移动,而且当其足够大时,将会使得总需求的移动小于1500亿人民币。

2.税收变动

政府除了政府购买之外,财政政策的另外一种重要的工具便是税收水平。比如,当政府削减个人所得税时,就会增加家庭的工资收入。家庭将会把一部分额外的收入储蓄起来,但是也会把一部分收入用于消费支出之中。由于减税增加了消费支出,就会使得总需求曲线向右移动。同样的,税收的增加也会抑制消费支出,使得总需求曲线向左移动。

税收的变动引起的总需求的变动幅度也会出现乘数效应和挤出效应的影响。当政府减少税收并且刺激消费支出时,人们的收入和利润会增加,这又进一步刺激了消费的支出。这就是前面所说的乘数效应。但是同时,较高的收入因其较高的货币需求,这就又会倾向于提高利率水平。而较高的利率会使得借款的成本提高,这就减少了投资支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挤出效应。根据乘数效应与挤出效应的大小,总需求曲线的移动可以大于或者小于因其他的税收变动的大小。

除了乘数效应与挤出效应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决定因素会影响税收变动所带来的总需求变动的幅度:家庭对税收变动是持久变动还是暂时变动的感觉。比如,假设政府宣布每个家庭都减少税收1000人民币。再决定从这1000人民币中支出多少时,家庭必须有自己的盘算,这种额外的收入会持续的时间是多久。如果家庭预期减税是持久的,那么他们就会认为减税会大大增强他们的经济实力,从而大量增加他们的支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减税将会对总需求产生重大的影响。与此相反的是,如果家庭与其税收变动是暂时性的,他们就会认为这不会增加他们多少收入,所以只增加少量的支出。在这样的情况下,减税对总需求只会有很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