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运用政策来稳定经济

前面我们已经说明了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是怎样影响经济中的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这些观点提出了一些很重要的政策问题:决策者们是否应该用这些政策工具来控制总需求,并且稳定经济呢?

一、支持积极稳定政策论

像前面所说的,税收水平是总需求曲线位置的一个决定因素。当政府提高税收时,总需求将会减少,这就会在短期内减少生产和就业的数量。如果政府想要防止这种财政政策的不利影响,它可以通过增加货币的供给量来扩大总需求。货币的扩张会降低利率水平,刺激投资支出,由此来扩大总需求。如果货币政策的反应是适当的,那么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共同变动,便可以使对物品与劳务的总需求不受影响。

凯恩斯认为,总需求的波动主要是因为非理性的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情绪。它利用了动物本能这个词来指代这些态度的任意变动。当悲观主义盛行的时候,家庭就会减少消费支出,企业也会减少投资支出。结果便是总需求减少,生产减少,失业增加。相反的,当乐观主义盛行的时候,家庭和企业都会增加支出,结果使总需求增加,生产增加,并有通货膨胀的压力。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态度会在某种程度上丧失自我实现的。

从原则上说,政府可以调整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来应对这些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情绪所做出的反应,从而来稳定经济。比如,当人们过分悲观的时候,央行就可以扩大货币的供给,以降低利率来扩大总需求。而当人们过分的乐观时,央行就可以紧缩货币的供给,提高利率并且抑制总需求。

二、反对积极稳定政策论

有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应该避免积极的利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去试图稳定经济。因为这些政策工具应该被用来实现长期不变,比如快速的经济增长和低通货膨胀,而且应该让经济自己去克服短期波动。虽然这些经济学家们也承认,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在理论上是可以稳定经济的,但是他们怀疑在实践中,这些政策并不具有可行性。

反对积极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主要论点是,这些政策对经济产生影响是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的。正像我们所说的,货币政策通过改变利率,利率又会通过影响投资支出来发挥自身的作用,但是,许多企业会提前做出投资计划。所以,大所数的经济学家认为,货币政策对产量和就业产生大的影响至少需要6个月。而且一旦这些影响发生了,就会一直持续几年。稳定政策的批评者们认为,由于存在这种严重的滞后效应,政府不应该试图对经济进行微调。他们认为,政府对变动的经济状况反应太迟,结果便是引起了经济波动,而不是抑制了经济的波动。这些批评者们支持消极的货币政策,比如低且稳定的货币供给增长。

同样的,财政政策的发生作用也会出现时间的滞后,但是与货币政策所不同的是,财政政策的时间滞后主要是由于政治过程所产生的。政府的支出与税收的变动一般要通过多个极长时间的审批,完成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在有些情况下,则需要几年。所以,到财政政策的变动得到通过并准备实施之时,紧急状况可能已经改变了。

之所以会有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这种时间滞后性的问题存在,部分的原因是因为经济预测是极为不准的取得。如果预测者们可以提前一年准确的预测经济状况,那么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决策者们在做出决策时就可以带有前瞻性了。在这种情况下,决策者尽管会面临时间的滞后性,这些政策也同样能够稳定经济。但是,衰退和萧条在现实中是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来临的。无论任何时候,最好的决策者也只能在衰退和萧条发生的时候,再对经济变动做出反应。

三、自动稳定器

所有的经济学家都一致的认为,政策的实施的时间滞后会使得政策左右短期稳定工具的作用不大。所以,如果决策者可以找到一种避免某些时间滞后的方法,经济就会比较稳定了。在现实中,决策者确实找到了这种方法。自动稳定器,是指在经济进入衰退时,决策者不必采用任何有意的行动,就可以刺激总需求的财政政策变动。

最重要的自动稳定器,就是税制。当经济进入衰退的时候,政府所征收的税收量就会随之自动的减少,这是因为几乎所有税收都与经济活动是密切相关的。个人所得税取决于家庭收入,工薪税收取决于工人的工资,而公司的所得税取决于企业的利润。由于收入、工资和利润在衰退时都会减少,所以政府的税收收入也会随之降低。这种自动的减税便刺激了总需求,从而会降低经济的波动程度。

政府的支出也可以作为自动稳定器来发挥作用。特别是,当经济进入衰退而且工人被解雇的时候,更多的人申请补助。这种政府支出的自动增加便会在总需求不足的情况下维持充分就业时,刺激总需求。